top of page
Search
  • Writer's pictureZhuo Chen

纪念胡德伟老师

2020年2月4日清晨,惊闻加州伯克利大学公共卫生学院胡德伟老师离我们而去的消息。我自认为不是那么容易动感情,还是忍不住鼻子一酸,一阵伤感。我和胡老师交往并不算多,主要是由于中国卫生政策与管理学会(海外)的缘故。胡老师的学术成就和对政策的影响,做控烟的朋友比我更有发言权,我就不多说了。我这里要说我敬佩胡老师为人处世的部分。我不能概括胡老师的全部,但是总结起来我对胡老师的印象是三个词,真诚(sincere),宽厚(kind),和谦逊(humble)。


一开始认识胡老师可能是在我担任学会筹备委员会主席的时候世行候晓辉的介绍(记不太清楚,有误的话就抱歉了)。作为后生,每次壮着胆子请胡老师帮忙,请他给学会期刊做访谈,请他担任学会顾问委员会成员,胡老师都马上应承下来,回应都让人如沐春风,让我觉得不是我请他帮忙,而是他在为公卫为后辈们尽一个长者的义务。或许这就是他心里所想,或许这就是一位长者赢得尊敬和现在让后辈们缅怀的地方。一路走来,碰到过不少宽厚的长者,胡老师是其中特别的一位。


有一年美疾控中心亚太裔雇员协会举办亚太裔月纪念活动,忘了是不是李铮担任协会会长那年,我和李蕊帮忙请了胡老师作为五月纪念活动的主讲,胡老师也是义不容辞,从三个时区之外飞来亚特兰大,为美疾控的朋友讲中国控烟的成就和挑战,然后又匆匆离开。中间和几位朋友一起在旁边的泰国餐馆吃饭,聊得非常开心,得知胡老师原来是从大陆去的台湾,父亲是国军的一位将军。怪不得他对大陆控烟政策极为关心,曾经苦口婆心写过长信给国家领导人强调控烟的重要性。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他的老家可能是安徽然后去了上海。


胡老师学术成就中广为人知的是他控烟方面的成就,可能有一些朋友不清楚他也是精神卫生方面的专家。他最早研究三里岛核电厂泄漏造成焦虑的负担。听他说他研究生涯的历程,对我这个从管理到经济再到公卫的人,颇有启发之余也感慨胡老师的坦荡,真诚和谦逊和希冀后辈们进步的拳拳之心。


卸任学会会长之后没怎去打扰胡老师,前些时间居然又不经意地和胡老师有了交集。我的前大老板,美疾控前主任Tom Frieden博士在中国的项目希望能有一些卫生经济和政策的成分。机缘巧合(感谢相关的朋友们)我的履历被Tom拿到,据说他是征求了胡老师的意见之后认可了我。照Tom挑人的标准估计胡老师是替我美言了不少。真的非常感谢胡老师。


希望胡老师一路走好,在天堂安息。于公于私没能在您离开之前说声谢谢您真是遗憾,惟愿能继续您的心愿,为中国公卫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附上:徐昕给胡老师做的访谈。

610 views0 comments

Comments


bottom of page